您好,欢迎您来到硕博原创论文网!
 
  论文提纲 | 开题报告 | 论文摘要 | 参考文献 | 论文致谢 | 论文修改 | 论文选题 | 研究生论文 | 工程硕士 | 论文发表 | 文献综述 | 论文格式
 
  论文PPT模板 | 法学论文 | 市场营销 | 语言学论文 | 工程管理 | 管理论文 | 金融论文 | 护理论文 | 英语论文 | 农业论文 | 政治论文
>> 企业财务危机预警体系的建立研究分
>> 浅谈市场经济下企业工商管理人才培
>> 现代管理学理论发展及其研究方法探
>> E保险公司客户关系管理优化探究
>> 无损探测技术在岩体工程中的应用
>> 安丘乡镇干部管理工作的不足与完善
>> 新时代军事文学中军人形象的勾勒探
>> 列斐伏尔日常生活批判的理论来源及
>> 浅谈临床本科医学教学中及时教学的
>> 标志设计中传统装饰凤纹的应用原则
>> 恩格斯城市哲学思想探析
>> 基于财务内部收益率的PPP项目盈利能
>> 电影片名翻译的基本原则和实例分析
>> 艺人个人信息灰色产业链规制探究
>> 浅论法治新闻报道对国家法治形象的
>> 癌症诊断中核酸适配体的应用综述
>> 流浪动物的法律保护研究——以宁夏
>> 弗洛姆逃避自由论的主要内容和当代
>> 浅谈干性ARMD的免疫学发病机制
>> 青岛房地产O2O营销模式SWOT分析探究
>> 探究贝多芬钢琴奏鸣曲蕴含的音乐价
>> 交通工程质检信息化管理的特点、作
>> 农村体育文化建设的弊端及发展对策
>> 基于组织公民行为视角的组织绩效研
>> 论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行为特征
 
>> 您的位置:主页 > 论文范文 > 文学论文 >  

林景熙散文中的遗民情感和艺术特征

 

博论文网是一家专业提供论文定制修改服务的网站,上10年的论文经验,无论是本科论文、硕士论文还是MBA论文,MPA论文,博士论文,我们都能为您提供方便、快捷、安全的论文服务。以下是硕博论文网小编为您精心挑选的一篇文学论文毕业论文范文,内容是关于林景熙散文中的遗民情感和艺术特征分析, 林景熙的散文展现的不仅是他个人的生存方式和生活状态,更是整个宋元之际遗民群体的的缩影,从林景熙散文中我们可以看见宋元之际的遗民们结社抱团,在群体中汲取温暖,相互鼓励支持,来缓解失落与迷惘的种种行迹。所以这些散文同时也是留给我们研究遗民的生存状态和生活方式的珍贵资料,值得我们进一步分析和探究。以供参考,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摘    要: 林景熙散文不仅蕴含着避世隐居后平淡的生活记录,也体现了身为遗民在艰难环境下的生存选择,其中在社会大变动中的挣扎与迷惘,以及从不消减的忠君爱国之情以一种含蓄而内敛的方式存在于散文中。在林景熙的散文中,他作为宋元之际遗民的生存环境和生存状态得到了充分体现。林景熙散文具有“祖陶宗杜”的特点,具有一定的文学价值。

林景熙散文中的遗民情感和艺术特征

  关键词: 林景熙; 宋元之际; 遗民散文; 爱国之情;

  Abstract: Lin Jingxi's prose not only contains the record of his ordinary life after his seclusion, but also reflects the survival choices as an adherent in a difficult environment. His struggles and confusion in the great changes of the society, as well as his undying loyalty and patriotism exist in his prose in an implicit and introverted way. In Lin Jingxi's prose, the living environment and living conditions as an adherent between Song and Yuan dynasties are fully reflected. Lin Jingxi's prose has certain literary value and shares the same characteristics as the works of Tao Yuanming and Du Fu.

  Keyword: Lin Jingxi; between Song and Yuan dynasties; adherent prose; patriotism;

  林景熙,字德阳,号霁山,温州平阳(今属浙江)人,三十岁获得上舍释褐(相当于进士及第),官至礼部驾阁,转从政郎,宋亡不仕,是宋末着名的爱国文人。林景熙弃职归里后,隐居在平阳城内县治后的白石巷,他整理毕生心血成诗集《白石樵唱》(现存315首)、文集《白石稿》(现存44篇)。林景熙是研究宋元之际遗民时不可忽略的重要人物,他作为一名经历了巨大历史变化的遗民文人,一生教授生徒,漫游江浙,名重一时。我们从其思想行为以及文学创作中可以窥见遗民群体的生存世界和生存状态。目前,大多数研究者对林景熙遗民情感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其诗歌方面,研究成果较丰,散文方面则是几笔带过,相关的论文大部分只是对其中一两篇的分析,如潘猛补《林景熙佚文<春声君传>》,陈晓晔《霁山先生“二说”的黍离之悲》,方建荣、陈晓晔《执鞭从后亦奋蹄———林景熙<鞍山斋记赏析>》等,较少有系统而具体的研究,其中关于林景熙散文最完整和最有系统的作品要属陈增杰的浙江古籍出版社2012年版《林景熙集补注》。此书对林景熙目前尚存的四十四篇散文作品均有收录、注释,部分作品后还附加了他的评价和分析。本文拟从散文的角度来窥探林景熙在宋元之际作为遗民的生存状态与复杂的的遗民情感。

  1、林景熙散文中的遗民世界

  林景熙晚年整理文集成《白石稿》,共十卷,但“历岁滋久,颇多散亡”[1](474)。直到明代天顺年间,乡人广东道监察御史吕洪在家里藏书中发现林景熙的杂文共37篇,他将其整理并编为二卷,与林诗合为五卷,名为《霁山先生文集》,加上后人补遗,到目前为止遗存下来的散文包括记、赋、传、说、序、铭等多类散文体裁一共44篇。其中“记”16篇,“赋”1篇,“传”2篇,“说”2篇,“序”15篇,“铭”7篇,最后一篇为《悼墨卿文》,从内容上来说,可与“说”、“传”归于讽喻小品一类。从表达内容上看,与林景熙向来为人所关注的诗歌相比,其散文创作似乎没有了涌动在他诗歌中的那股熊熊的爱国火焰,而是明显地倾向于寻常生活,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失去了研究价值。林景熙的散文是他归隐生活的记录,也是我们了解遗民生存状态的重要资料。
 

  首先,参与家乡的公共建设是林景熙隐居生活的重要部分。林景熙辞官后回到家乡平阳,在县治后的白石巷隐居。虽然失去了官职,但是作为当地望族平阳林氏的成员,林景熙的生活并不特别寥落,而且在当地颇有名望。在当地官员、乡民的邀请下,他创作了许多关于平阳县的水利、寺庙、公署的兴建和修复的散文。另一方面,“尊祖、敬宗、收族,榜样于乡里,一直以来是儒者实践人生理想的另一方式。”[2](96)林景熙作为一名儒生,他虽然不愿为元政权效劳,但是关心民瘼,为当地的公共福利出力却也是义不容辞的。平阳地处浙南沿海又降水丰沛,水利建设非常关键,林景熙在文中便极为重视。如《州内河记》记述了平阳县城内河道的重浚之事,林景熙将疏浚河道的利害结合事实悉数道来,恳切地希望官民同心相保,共同维护河道,发出“愿相与保之,所不同心,有如河!”[1](338)的誓愿。《重修阴均斗门记》中记录平阳州判官皮元兴谋划修复水利工程阴均斗门一事。林景熙表示:“侯立心仁恕,唯行所无事,不呌嚣而集,不鞭笞而办,诚动谊感,匪师曷遂。不然民方倚侯以为父母。”[1](376)高度肯定了当地官员帮助农田灌溉,防止海水冲毁田地的功绩。林景熙也十分关注当地风教,在《永嘉忠烈庙记》中他赞颂忠烈们的英风劲节,表示忠烈庙的建设有补于世道人心,对风教有很大的积极影响。此外还有《永嘉县重建法空院记》《平阳县治记》《公溥堂记》等等都属于记述当地水利、寺庙、公署的兴建和修复的散文,这些散文是林景熙隐居故里时对家乡变化的记录,也是身为布衣仍不改重视家乡建设和劝诫当地官员的儒者本色。在“悲歌慷慨与愤世嫉俗,‘身在江湖’而‘心存魏阙’,也成为中国历代知识分子的常规心理”[3](77)的情况下,林景熙这种布衣儒者的生存状态在宋元之际十分普遍,在学风浓厚,地方望族颇多的温州地区,这些布衣儒者相互扶持,与家乡同呼吸共命运,形成一片稳固的遗民群体,这个群体除了林景熙之外,还有林璹、陈则翁等人。

  其次,在守驻家乡之外,与其他遗民的交游也是林景熙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宋元之际,世道不稳,民族尊严沦丧,为了不被元政权的种种民族等级制度和异族文化所同化,只有与遗民们紧密联系,在同属性的群体中相互取暖,才能缓和因为宋元易代而产生的焦虑和不安,从而获得精神上的支柱和安慰。于是以林景熙为代表的遗民们开始结社作诗,会友交流。“汐社”便是在这种情形下产生的。林景熙、谢翱、王英孙、郑朴翁等人在“汐社”中互动交流,相互拜访,携手同游都是很常见的事情。这些在林景熙的散文中就有相关记录。如《王氏园亭记》就是是林景熙受到王英孙的邀请后客游越上,为友人王英孙家园池所作。林景熙运用精细的工笔将整个园亭描摹得丝毫毕现,跃然纸上。此外,林景熙还为王英孙写下了《陶山修竹书院记》《王修竹诗集序》等作品,在林景熙留存不多的散文中,为王英孙所写的作品便占据了不小的篇幅,可见二者交游之密,感情之笃。除了与王英孙的交游外,林景熙的散文中还留存下了许多与其他遗民文人交流的记录。如为当时客居平阳的散曲家曾瑞的书斋“孤竹斋”作记,故有《孤竹斋记》。为友人周景灏新建居室所作的铭记《鞍山斋记》等等。林景熙与其他遗民的交往结社不是特例,除了“汐社”,遗民诗社在元初的几十年兴起繁盛,有杭清吟社、越中诗社、月泉吟社、香林诗社等等,这些诗社以及其他的遗民交流帮助遗民们从失落的孤岛中走出来,团结在一起来抵抗亡国后的悲伤与孤独,互相鼓励,坚守气节,传承汉文化,同时,在文学领域开辟了新的主题,为宋末元初时期的荒芜文坛增添了一抹色彩。

  最后,归隐之后,除了与其他遗民的交往拜访,林景熙也曾有过一次最重要的出门游历,访遍吴越的名胜古地。这次旅行被陈增杰称为林景旭“一生中唯一的一次跋涉长途的旅行。”[4](136)在这次吴越之旅中,林景熙创造出许多优秀诗作,如《重过虎林》《故宫》《拜岳王墓》《宋武帝居今为寿丘寺》等。林景熙的散文作品中最精彩的《磷说》也正是写于此次经历。《磷说》叙述了游历途中一次坐船夜过北塘时,碰见磷火弥漫的景象,于是文章从磷火的形成到由此引发的怪与常的讨论,篇幅虽短,但意义丰富。林景熙另一篇名作《蜃说》也创作于家外,至元二十七年(1290年)的春天,景熙从越中还乡时正遇上平阳发生山寇骚乱,于是躲避到县东海滨仙口(今平阳敖江区墨城),在此地创作出《蜃说》,本文同样写的是不常见的奇异现象,借海市蜃楼表达世事变化无常,转瞬即逝的感慨。《蜃说》《磷说》分别描绘了海市蜃楼和磷火两种自然奇观,并借二者托意讽喻,笔锋犀利,含义深刻,是不可多得的佳作。在外游历不仅有助于排遣林景熙身为遗民内心的苦闷和落寞,同时也拓宽了他的眼界,带给林景熙的散文新的创作主题,在他的散文创作中留下浓重一笔。

  林景熙的散文内容在平淡中透露了他身为布衣儒士在国家沦丧、世道不稳的艰难环境下的生存方式,作为温州地区的遗民代表人物,他的生活状态基本上反映了当时的遗民文人的生存选择和生活环境。

  2、 林景熙散文中的遗民情感

  在宋元易代的沉重环境中,遗民们激昂的爱国情绪是普遍的,但是个人的心态却也有着细微的区别,林景熙的遗民心态的独特性在散文中体现地尤为突出。他的散文既不是单纯的隐居故里后平凡生活的记录,也不是如其爱国诗歌一样充满着爱国之情和对世道的针砭,而是二者的相互融合,互为表里。

  南宋末年,北方异族入侵。帝昺祥兴二年(1279年)二月六日厓山战败,陆秀夫负帝跳海自尽,从此延续了三百多年的宋朝灭亡。在宋元易代,政权更迭的巨变中,一大批文人成为了无国可依,艰难地在世间寻找存在价值的遗民。这些遗民因为各自人生经验、价值观念等的不同,不可避免地分成两大类:一类是誓死不屈,忠义决绝的遗民。宋代一直以来重文轻武,优待文人,文官把握着国家的命脉,主宰国家的命运,而且“中国儒家知识分子那种根深蒂固的兼济参政意识也不容许他坐视国家的衰亡”[5](352),许多遗民文人在这股高度的社会责任感和爱国情怀下,坚持民族气节,誓死抗争到底,对异族和叛国失节的文人口诛笔伐。这批遗民文人的代表有谢枋得、郑思肖、谢翱等。另一类则是隐居在野,不问世事的遗民。这一类文人占绝大多数,林景熙便是其中的典型代表。面对易代巨变,他自知无法改变已成的定局,又无法接受异族的统治,只能自觉地和元政权划开界限,拒绝出仕,避世隐居,回归故里,结社抱团,以教授子弟、着书立说来寄托满腔悲愤和哀痛。这类遗民除了林景熙以外,还有邓牧、舒岳祥等人。

  文学创作是创作主体和客体的双向交融的复杂精神活动,所以一位作家的人生际遇、思想状况以及所处的社会环境往往会影响到其创作的内容。宋国破亡,人们在元政权的掌控下小心翼翼地生存,言行举止都受到压迫。林景熙隐居故里,不问朝事,在这种创作土壤中所萌发的作品也更加的平淡日常,贴合生活。而且散文这种文体与偏向抒情的诗歌相比,更加偏向于叙事和议论。因此林景熙的散文时时散发着一种清闲而消极的气息。更何况避世隐居并非出于林景熙的心甘情愿,而是一种被迫无奈的生存需要。在《王氏园亭记》中,林景熙感叹友人王英孙之父“因念公之壮也,建功树烈,先天下之忧;迨其老也,憩息邱园,后天下之乐,所谓进退皆宜者也。”[1](346)进而自嘲道“若余与修竹君辈,既不能挽回世运,登之康泰,生无益于时,则死必不能有闻于后,所以寄情于山水间者,聊以偷一日之安耳。”由此可见,林景熙内心其实颇为煎熬,自嘲中隐隐透露着不甘和无奈。虽然他在《青山记》中自我宽慰“予惟士大夫一出一处,皆有道存。苟无居富贵之心,虽廊庙而山林也;苟无厌贫贱之心,虽山林而廊庙也。”[1](351)但是避世隐居的生存方式带给林景熙不仅是散文内容的生活化,散文中情感的低沉消极也是十分明显的。

  亡国之痛、生存本能和儒家济世思想在林景熙的内心中反复撕扯冲撞,形成了他复杂纠结的心理状态。而《虚心堂记》中道:“行藏舒敛,荣悴欣戚,则既与浮埃俱化,而本心独存。”[1](353)林景熙内心的复杂矛盾最终得以平抚正在于这份“本心”,即忠贞爱国之心。这份“本心”在他的诗歌中得到释放,使他创作出了如《梦中作四首》《冬青花》等具有丰富而浓烈的情感的爱国诗作。相较之下,其散文情感似乎过于平淡,但正如林景熙在《顾近仁诗集序》中所说的:“盖诗如其文,文如其人也”[1](426),诗文本是一体,不可割裂而看,既然诗歌中表达的爱国情思如此浓烈,其散文创作不可能完全只是事件、人物的记录,我们需要仔细斟酌才能体会到其中所蕴藏的情感。在林景熙的散文中,表达情感的方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借书写、赞美他人的经历和志向,由此及彼,来表达自己与之相同的情怀,如《鞍山斋记》中,林景熙赞美友人周景颢六十多岁仍然保有一颗不死的壮心:“翁将舄奕乎高驷,驱策乎要途,追飙抹电,一瞬千里。”[1](431)对周景颢“吕公后车,申公蒲轮,皆后吾十年,吾秣吾马矣。”的豪言毅然表示“翁行,予亦执鞭从后。”[1](341)寥寥数字,林景熙一腔孤忠爱国的热血尽显。另一种则是借题发挥,托物言志。如《磷说》描绘了因为“朔骑压境,所过杀掠,数十里无人烟”形成的磷火“弥千亘万,直际林麓”[1](395)令人毛骨悚然的景象,之后进一步感叹“人失人之常,鬼行其怪”,所以当中原大地不再如常,外族就会前来作怪。林景熙借怪与常的对立,反映了宋失伦常,才导致异族兴风作浪的事实,表达了对宋朝廷腐败失常的谴责,对异族入侵的痛恨以及不愿屈服于元政权的决心。从这些散文作品中我们可以看见林景熙并不是只有消极的避世,更有滚烫的爱国热血,二者以一种相互交融,一表一里的方式并存在他的散文中。

  这些散文作品的内容表面上虽然不过是隐居生活的日常记录,实际上我们仍然能够在其中感受他身为遗民的复杂纠结的心理变化,贯穿其中的无奈和悲痛,乃至时时涌动的爱国激情。这些情感的真诚流露让他的散文超越了普通的文学资料,成为了具有更大欣赏价值和研究价值的文学作品。

  3 、林景熙散文的艺术特征

  林景熙目前尚存的散文作品虽然数量不多,但是种类丰富,各有千秋。与林景熙那些脍炙人口且古近体兼备的诗歌相比也毫不逊色。明代陈璋在《霁山先生集序》中评价林景熙作品:“毅而和,直而婉”[1](479),非常简略而精准地概括了他的散文特点。

  林景熙的散文具有“祖陶宗杜”的特点。“陶”指的陶渊明,“杜”自然指的是杜甫。这本是元代的章祖程在《注白石樵唱》中对林景熙诗歌的评价:“霁山先生之诗,盖祖陶而宗杜者也,熟味之可见矣。”[1](471)但是对于林景熙的散文而言,这一评价也是极为贴切而突出的。同为隐居之士,林景熙首先在身份上对陶渊明产生了一种认同感。林景熙的散文中曾多次直接论及陶渊明,或化用其诗句。他在《青山记》中谈到陶渊明,赞叹他“山中宰相”的名号不虚,语气中颇含欣羡和向往。《觉庵记》中直接将陶渊明《归去来兮辞》的句子引用和化用为“今昨之分,即梦觉关。寓形复几何时,微禄折腰,为是仆仆”[1](359),对陶渊明的心境见解颇深。还有《宾月堂赋》等散文对陶渊明也多有提及。林景熙与杜甫同样饱经国家沦丧之痛,心中充满了忧国念君之情,他的散文作品中也总是带有一些幽婉沉郁之气,如《磷说》、《蜃说》用委婉笔调写奇异之事,但其间蕴含着的情感却是深沉而悲慨的。他在散文中更直接赞美了杜甫“花泪鸟惊,诗中有史”,“感时触景,花泪鸟惊”。林景熙对二位先贤的高风亮节和爱国情操的敬仰以及对二者文学风格的学习在他的文学创作中表露无遗。林景熙对陶渊明和杜甫的学习和敬仰是基于社会巨变和自身的身份处境的选择,隐居山水、乐天安命的陶渊明是他归隐生活的精神支柱和学习的典范,而忧国忧民、心系苍生的杜甫则成为他满心爱国情怀的寄托和偶像。这种“祖陶宗杜”的文学风格,是林景熙身为一名儒家知识分子的妥协与挣扎,也与同时代的邓牧等人诗文中满满的诗酒琴剑和追求羽化飞仙的道家思想有所不同。

  文辞清雅简练,结构铺陈有序,表现手法突出是林景熙散文的一大特点。林景熙散文用词简练精准,明代张寰在《霁山先生集序》中就曾评价林景熙之文“单词半简,如金晶犀贝”[1](478),冯彬也曾评价林景熙:“文词雅正,不事雕�”[1](480)。林景熙用词精准,又颇为雅致清新,读来口齿生香。如《王氏园亭记》这篇描绘了友人王英孙家的园池的美文,第一段“蒲苇盈水际,芰荷菱芡,鲜洁如铺锦,波光荡漾,嘉鱼出没,沙鸥水禽,如在镜中”[1](344)一句将入目的园池美景描绘得细致入微而不显繁杂。之后的假山怪石、亭台楼阁,一步一景,在林景熙的文中各有风姿,又点到即止,不多加赘语,跟随林景熙的脚步,如同身游其中,颇有意趣。林景熙之文叙述条理清晰,结构顺畅。如《蜃说》中将自己对海市蜃楼的从“初之未信”,到家僮禀报海上有异山后的惊骇,再到亲眼目睹后的“因是始信”,最后从观看海市蜃楼的景象上升至对历代王朝转瞬即逝的感慨,层次分明,作者的情感变化在文中清晰可见。林景熙在表现手法上好用比喻、排比,曲尽形容,句式错落有致。这一点在《鞍山斋记》中表现得极为突出。首段描述马鞍山的耸峙,连用十一个比喻句,一气呵成,又借十一个“或”字形成排比气势,将马鞍山的气势横溢表现得淋漓尽致。之后用三个比喻,形容马鞍山诸峰“若万马奔腾”、“若勒回马首而顾其群”、“若马背负鞍”,林景熙遣词造句的功力在本文中表露无遗。林景熙的散文正是在多种表现手法的综合运用下,显得清新灵动,韵味无穷。

  情感内敛含蓄,寄意深远是林景熙散文的又一特点。这一点与诗歌有着极大的区别,林景熙的诗歌情感凄惋哀痛,表达方式直白显露,而林景熙的散文大多以叙事叙景为主,情感较为内敛平淡,但在林景熙独特的表达方式下,他的散文又焕发着鲜活的情感色彩。明代光泽王朱宠瀼作《霁山先生集序》评价林景熙“先生为诗文,刻意尚志,要不徒作”[1](475),点出了林景熙散文的特点,林景熙散文虽未有紧贴时事,直陈政弊的篇目,但其借题发挥,托物言志的笔墨不少,其中讽喻小品类的散文更是林景熙散文中的代表作。鲍正言在《霁山先生集跋》道:“霁山先生以忠义之气发为词章,声情绵邈,音节悲凉,足以凄金石而泣鬼神。”[1](493)正是这股忠义之气让林景熙的讽喻小品文充满了深远寓意。如《蜃说》从观看海市蜃楼联想到朝代的兴衰更替,表面上是写海市蜃楼的奇异,实际上是借此抒发国家兴亡的感慨,从而表达对宋王朝的追思和怀念。又如《悼墨卿文》写自己遗失珍贵的墨砚后,不断猜想宝墨不幸沦落“龙断之场”、“异端之室”、“雁鹜之曹”,不得其用,最终埋没泯灭的悲惨下场。实质上是以墨喻人,表达对于世道不稳,真正的人才在乱世中无法展露才华的叹惋之情。陈增杰评价这篇散文:“刺世嫉俗,痛下针砭,有匕首投枪之效”[1](401)可谓极其精当。这些借题发挥、托物言志的讽喻小品文成为了林景熙散文中情感表现的集中区域,也是林景熙散文最为突出的部分。林景熙这一名“在遗民群体中的积极缅怀者”[6](464),满怀爱国之情和故国之思,却不敢直接对如今世道作直接的批判和揭露,只能借题发挥,以讽喻的形式来发泄满腔感慨。正是身为爱国志士的激情与求安人性本能的相互影响融合,最终形成了他内敛含蓄、寄意深远的散文艺术特色。

  4 、结语

  林景熙作为一名避世隐居的遗民文人,他团结其他遗民,积极承担起传承文化的责任,在异族统治的艰难岁月里,他教授子弟,延续汉学,同时创作了许多优秀的文学作品,流传至今。林景熙的散文创作内容丰富,文采出众,其中名篇更是引人入胜,颇受好评,具有一定的文学价值。在其散文含蓄温和的笔触下,描绘的是他隐居故里,投身家乡建设事业和宗族传承的个人生活,流淌着的是林景熙深沉的故国之思和爱国之情,避世批判和爱国激情相统一的精神世界是他散文的所体现的重要内涵。林景熙的散文展现的不仅是他个人的生存方式和生活状态,更是整个宋元之际遗民群体的的缩影,从林景熙散文中我们可以看见宋元之际的遗民们结社抱团,在群体中汲取温暖,相互鼓励支持,来缓解失落与迷惘的种种行迹。所以这些散文同时也是留给我们研究遗民的生存状态和生活方式的珍贵资料,值得我们进一步分析和探究。
博论文网是一家专业提供论文定制修改服务的网站,上10年的论文经验,无论是本科论文、硕士论文还是MBA论文,MPA论文,博士论文,我们都能为您提供方便、快捷、安全的论文服务。以供参考,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参考文献

  [1] 林景熙.林景熙集补注[M].章祖程,注.陈增杰,补注.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2012.
  [2]陈彩云.元初温州的遗民群体[J].学术探索,2011(8):94-98.
  [3] 李青枝.论宋末遗民诗人林景熙的思想[J].九江学院学报,2004(4):75-78.
  [4]陈增杰.林景熙的生平和诗歌评价[J].杭州大学学报,1994(4):134-141.
  [5] 张毅.宋代文学思想史[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04.
  [6]马茂军.宋代散文史论[M].北京:中华书局,2008.

 

硕博原创论文网

硕博原创论文网 欢迎您的咨询!我们将为您提供最优质、高效的服务!
专业服务,优质团队,诚信高效,值得信赖!
湘ICP备19012525号

返回顶部